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
《我们的少年时代》第19-21集剧情:郁风离开沙婉期待落空陶西安

编辑:admin 日期:2022-05-11 21:31 分类:教师招聘 点击:
简介:棒球队认真组织训练,懒散的焦耳中途懈

  棒球队认真组织训练,懒散的焦耳中途懈怠。尹柯和邬童组合训练,为了增加邬童投球和尹柯捕球的默契,两人苦下功夫。邬童心不在焉,对尹柯的示意动作毫不上心。看着学生们辛苦训练棒球的模样,陶西深有感触。当他仰望天空,回想起自己曾经和队友一起训练棒球时的场景,以前的陶西自负地认为身怀绝技能够无敌,根本不在意日常的练习,然而现实将他赤裸裸地打回原形,被伤得体无完肤。班小松看着邬童和尹柯毫无默契,在一旁干着急,想要找陶西求助,陶西却懒理会,他自有办法应对。

  最后一天真人秀录制,郁风火急火燎地推掉工作回到学校,珍惜和同学们最后的欢乐时光。得知郁风就要离开,沙婉默默伤心,就这样说再见了吗?沙婉带着自己准备已久的礼物想要送给郁风,可是疯狂的粉丝紧紧包围着他,沙婉连靠近的空间都没有。雨,无情地打在沙婉身上,顾不了身体是多么地寒颤,沙婉的心里只有失去郁风的落寞。郁风是沙婉一路走来最大的支撑力量,曾经沙婉不敢想象,当郁风真正地来到自己身边,沙婉更加确信郁风会是她成长路上不可或缺的人。

  第二次月考又要到来,同学们怨声载道,等待他们的又是永无休止的复习和考试。刚刚经历月考,同学们好不容易能够有个喘气的机会,却没想到学校又惨无人道地拿成绩开刀。沙婉因为郁风离开,无心学习,考试成绩一落千丈,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想。安谧了要求陶西立刻解决这件棘手的事情。陶西不靠谱,责令邬童查清沙婉成绩下滑的真相。

  邬童找到沙婉,他知道沙婉心里尤其关注郁风,每当别的女生靠近郁风时,只有沙婉才会远远地看着,不敢靠近。沙婉承认自己喜欢郁风,自从郁风离开,她第一次觉得学习是一件多么无聊的事。沙婉会因为郁风的举手投足而欢欣鼓舞,喜欢郁风是她一直武装的秘密,是郁风给自己带来了光明,当郁风真的来到自己身边,沙婉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喜悦,却始终没有名正言顺的理由靠近。邬童知道郁风的工作虽然看起来光鲜,但却要承受太多。沙婉明白邬童的用心,她一定会继续以郁风为目标,改变颓废的模样,坚持梦想,勇敢前进。人生那么长,总要有梦想,因为梦想不分高低贵贱,在毫无方向的时候,只要想到正常生活,就不会得不偿失,学生时代,学习成绩才是好的学习样本。

  安谧想要打开沙婉的心结,主动亲近她,找她谈话。安谧不认为有偶像是一件不光彩的事,因为每个人都有年少的时候。陶西偷听两人谈话,听到安谧这么认真的说辞,陶西备受感动,他也想为自己喜欢的事坚守一次。

  邬童答应陶西要彻底解决沙婉的事,邀请尹柯和班小松策划一场惊喜给沙婉。尹柯和班小松肩负重任,两人申请在校庆上表演节目,并借以陶西的名号。陶西蒙在鼓里,询问尹柯有何企图,安谧却站出来和尹柯串通一气,强行逼陶西答应出席演出。陶西琢磨不透学生们的心思,碍于安谧的情面,陶西只能硬着头皮尝试。

  为了配合演出,班小松和尹柯惨被拿来当舞台背景,邬童惊喜被其他同学邀请出演话剧男主角,班小松等着看热闹。邬童烦恼舞台剧排练,置身事外的班小松和尹柯不停取笑邬童,在几人心里,只是单纯地想要帮沙婉完成心愿,希望以他们的努力来唤醒一蹶不振的沙婉。

  棒球队认真组织训练,懒散的焦耳中途懈怠。尹柯和邬童组合训练,为了增加邬童投球和尹柯捕球的默契,两人苦下功夫。邬童心不在焉,对尹柯的示意动作毫不上心。看着学生们辛苦训练棒球的模样,陶西深有感触。当他仰望天空,回想起自己曾经和队友一起训练棒球时的场景,以前的陶西自负地认为身怀绝技能够无敌,根本不在意日常的练习,然而现实将他赤裸裸地打回原形,被伤得体无完肤。班小松看着邬童和尹柯毫无默契,在一旁干着急,想要找陶西求助,陶西却懒理会,他自有办法应对。

  最后一天真人秀录制,郁风火急火燎地推掉工作回到学校,珍惜和同学们最后的欢乐时光。得知郁风就要离开,沙婉默默伤心,就这样说再见了吗?沙婉带着自己准备已久的礼物想要送给郁风,可是疯狂的粉丝紧紧包围着他,沙婉连靠近的空间都没有。雨,无情地打在沙婉身上,顾不了身体是多么地寒颤,沙婉的心里只有失去郁风的落寞。郁风是沙婉一路走来最大的支撑力量,曾经沙婉不敢想象,当郁风真正地来到自己身边,沙婉更加确信郁风会是她成长路上不可或缺的人。

  第二次月考又要到来,同学们怨声载道,等待他们的又是永无休止的复习和考试。刚刚经历月考,同学们好不容易能够有个喘气的机会,却没想到学校又惨无人道地拿成绩开刀。沙婉因为郁风离开,无心学习,考试成绩一落千丈,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想。安谧了要求陶西立刻解决这件棘手的事情。陶西不靠谱,责令邬童查清沙婉成绩下滑的真相。

  邬童找到沙婉,他知道沙婉心里尤其关注郁风,每当别的女生靠近郁风时,只有沙婉才会远远地看着,不敢靠近。沙婉承认自己喜欢郁风,自从郁风离开,她第一次觉得学习是一件多么无聊的事。沙婉会因为郁风的举手投足而欢欣鼓舞,喜欢郁风是她一直武装的秘密,是郁风给自己带来了光明,当郁风真的来到自己身边,沙婉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喜悦,却始终没有名正言顺的理由靠近。邬童知道郁风的工作虽然看起来光鲜,但却要承受太多。沙婉明白邬童的用心,她一定会继续以郁风为目标,改变颓废的模样,坚持梦想,勇敢前进。人生那么长,总要有梦想,因为梦想不分高低贵贱,在毫无方向的时候,只要想到正常生活,就不会得不偿失,学生时代,学习成绩才是好的学习样本。

  安谧想要打开沙婉的心结,主动亲近她,找她谈话。安谧不认为有偶像是一件不光彩的事,因为每个人都有年少的时候。陶西偷听两人谈话,听到安谧这么认真的说辞,陶西备受感动,他也想为自己喜欢的事坚守一次。

  邬童答应陶西要彻底解决沙婉的事,邀请尹柯和班小松策划一场惊喜给沙婉。尹柯和班小松肩负重任,两人申请在校庆上表演节目,并借以陶西的名号。陶西蒙在鼓里,询问尹柯有何企图,安谧却站出来和尹柯串通一气,强行逼陶西答应出席演出。陶西琢磨不透学生们的心思,碍于安谧的情面,陶西只能硬着头皮尝试。

  为了配合演出,班小松和尹柯惨被拿来当舞台背景,邬童惊喜被其他同学邀请出演话剧男主角,班小松等着看热闹。邬童烦恼舞台剧排练,置身事外的班小松和尹柯不停取笑邬童,在几人心里,只是单纯地想要帮沙婉完成心愿,希望以他们的努力来唤醒一蹶不振的沙婉。

  同学们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校庆排演,面对眼前的仙人掌,念着冗长肉麻的台词,邬童生无可恋,活脱脱的像个白痴样。班小松因为太久没有练琴手变得生疏,想要推脱这个重活,可是同学们知道他想要帮陶西申请节目的心急切,每次都以否决掉陶西的节目来要挟班小松,班小松和邬童每次都能被拿捏地死死的,毕竟当初是他们主动申请节目表演,有苦也只能自己咽。

  邬童三人担心郁风校庆无法露面将惊喜变成惊吓,班小松和尹柯劝邬童先不要操心其他,而是先解决自身的问题。尹柯帮邬童纠正问题,班小松负责整改邬童的形象,需要邬童提前适应异样的眼光。邬童听信班小松的话,顶着一个搞笑的辫子来到学校小卖部买头花,奇怪的造型让同学们尽情嘲笑,邬童发现自己被整蛊,借练习棒球来还击班小松。

  尹柯指导邬童用莎士比亚的口吻与人交流,反常的样子让他人觉得邬童不正常。邬童当着栗梓和沙婉的面念莎士比亚的情诗,本意是夸奖栗梓,却招来栗梓的愤怒以对。邬童又在无意间被尹柯和班小松捉弄,三小将爆笑的情节仍在上演。

  经过了紧张的排练,在同学们翻山倒海的喝彩声中,校庆表演正式拉开了帷幕。邬童认真地表演着舞台剧,听着邬童动容的台词,台下的沙婉感同身受。邬童第一次演出舞台剧,却可以把台词锤炼地如此细腻,表演也是那么地栩栩如生,精湛细致的表演赢来台下观众雷鸣般的掌声。陶西在后台看着邬童的表演,嘴角不自觉地上扬,露出了会心的微笑。在邬童和班小松表演的同时,尹柯不停地确认郁风的行踪。受邬童所托,郁风推掉了其它工作,风尘仆仆地朝月亮岛赶来。

  陶西上台表演,同学们都想看看陶西能够折腾出什么幺蛾子。陶西搞笑地唱着选曲,重量级嘉宾郁风却惊喜上台合唱,两个人声情并茂地演唱。看着舞台上闪闪发光的郁风,沙婉情不自禁流下了感动的眼泪,安谧鼓励沙婉勇敢去做相做的事。演唱结束,郁风希望自己能够带给粉丝们前进的方向,拥有一个更加精彩的人生,郁风的惊喜出现,台下叫好声排山倒海。

  陶西生气邬童和尹柯几人瞒着自己请来了郁风,他这才发觉自己只是郁风临时的挡箭牌,不过知道三人的用心,陶西拿他们三个也没办法。沙婉鼓起勇气将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亲手送给了心心念念的郁风,感谢他在自己的生命里出现,并且也祝愿郁风能够一如既往地坚持初心。沙婉如愿以偿,相信这次她一定能够勇敢无畏地克服未知路上的困难。

  班小松催促陶西监督球队打棒球队模拟赛,陶西关键时刻又掉链子。尹柯帮队员们分析战略,懒散陶西姗姗来迟。不凑巧的是,中加中学也来公园练习,看见月亮岛中学抢占了地盘,心高气傲的中加中学丝毫不把月亮岛棒球队看在眼里,主动上前挑衅。江狄出言不逊,挑战月亮岛棒球队底线,还不断嘲笑班小松他们是失败者。江狄向班小松发出挑战,两队比赛棒球,只要哪队赢,哪队就由发言权,班小松积极应战。其实中加棒球队的出现并非是巧合,陶西早就清楚今日会遇上中加,他故意带着球队来中加必经之地,只是为了让班小松和队员们在遇到强者时更加快速地成长,也为他们大赛前预热。

  月亮岛棒球队和中加银鹰棒球队比赛正式拉开序幕,所有人都全力以赴。邬童最佳射手名不虚传,一开始就给中加中学来了个下马威,打得中加队措手不及,而陶西也在底下和中加的教练暗自较劲,空气中的火药味十足。

  月亮岛队员配合度不高,陆通和焦耳时常发生口角之争,加上邬童不听尹柯的指示,月亮队一直处于劣势地位,队员之间无信任可言,此刻的月亮岛就像一盘散沙,好在邬童出其不意,发挥出了拿手绝招,好不容易搬回一局。中加队员凭着对邬童的了解,把邬童的投球全都弄成了坏球,月亮岛队员们瞬间气馁。邬童没有办法应付,队员们都处于焦灼状态,反而是中加配合默契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占先机,月亮岛惨败,更不幸的是邬童一直用力投球,张力过大导致邬童手臂受伤。昔日同样是作为王牌投手的陶西也因为负伤而硬气比赛,才会导致自己手臂负荷过重受伤,不得不放弃大好的棒球职业生涯。陶西向中加队教练认输,他已经达到了训练球员的目的。

  球队输掉了比赛,陆通任性地发脾气,嘲讽自己的球队不堪一击,他丢不起这个人。队员们原本相信有邬童在,月亮岛棒球队就有希望,可如今看来,即使有邬童在,月亮岛棒球队还是无可救药。邬童知道自己的表现辜负了队员们的期待,输掉比赛自己有着不可懈怠的责任。队员们彻底失望,陆通和队友们一气之下提议解散棒球队,并任性地一走了之,棒球队是班小松一直呵护的心血,可是现在队员们都离开了,他辛苦建立的心血又该怎样维护。班小松无话可说,他痛恨自己软弱无能,只能亲眼看着队友们离开,班小松心底的委屈和痛苦彻底爆发,他比任何人都在乎棒球队,当心血被践踏,自己却无能为力。江狄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嘲讽邬童,离开了中加的庇佑,邬童什么都不是。邬童不屑和江狄计较,来到月亮岛他从不后悔。

  陶西和中加教练私下喝酒,中加棒球队教练是陶西昔日的队友,也十分了解陶西的脾性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对方还是埋怨陶西最初的冲动和莽撞,因为陶西不听自己的劝告,才会断送了陶西的前程,也连累了球队其它人员失去了最好竞争的机会。当初的陶西自负,心高气傲不肯将任何人看在眼里,甚至当他负伤颓废时也不曾体谅身后兄弟一路走来的辛苦。中加兄弟劝陶西辞去月亮岛棒球队教练一职,他气愤陶西的个性只会是误人子弟。也许让陶西再也无法打球是上帝对他的惩罚,一意孤行付出的代价实在无可计量。

  尹柯,邬童和班小松三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平常情绪高昂的几人今日看上去却像泄了气的皮球。尹柯和邬童一言不合就开吵,互相抱怨,班小松实在无法忍受两人永无休止地争吵,他深知重建棒球队绝非易事,自暴自弃的他想要解散棒球队。

  安谧回到家中,却在家门口看见陶西醉得不省人事,安谧将陶西送回家,并细心地照顾他。果果害怕安谧对陶西有不良企图,不肯让安谧碰他。陶西醉得糊涂,吐得安谧一身,安谧任劳任怨地帮他打扫,无意间安谧抱着陶西,两个人暧昧地亲吻,安谧意识到不对劲,心慌意乱的她羞涩地跑开。有时候两个人一开始并没有看对眼,但是经过朝夕相处,爱情却在日常斗嘴中萌芽。

  第二天一早,果果叫醒陶西,并告诉他是安谧精心地照顾了他。陶西感到不可思议,等安抚好果果,陶西来到安谧家中想要向她道谢,敲了许久的门都没人回应。陶西跑完步在楼下碰上了正在跳舞的安谧,安谧关心他为何会喝得烂醉如泥,陶西只是简单地解释原因,并没有告诉她实情。

  尹柯担心班小松,四下询问之后才知道班小松一直没有归家。尹柯和邬童在学校操场看见了持续不断练习打球的班小松,尹柯劝导班小松秉持组建棒球队的初心。班小松说自己当初执着于组建棒球队是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,班小松的父亲曾经是一名棒球运动员,可是却始终没能成功,看着父亲被人羞辱的样子,班小松立誓一定要组建一支完美的棒球队,打进全国,但现在看来是自己太过单纯,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力带领好棒球队。尹柯和邬童宽慰班小松,棒球队需要长时间的磨合,现在班小松不是一个人,至少他的身边还有这一群生死与共的队友,只要一起努力,就一定可以把丢掉的信心赢回来。重拾初心的三人在蔚蓝天空下同饮一杯酒,这一刻,幸福属于永不言弃的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