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
1979年后勤兵黄干宗被两个越南女兵劫走深山生活13年逃回国

编辑:admin 日期:2021-11-09 00:54 分类:空姐招聘 点击:
简介:1979年,在对越反击战中,一位名叫黄干宗的普通后勤兵在昏迷中醒来。他想抬起手,却发现自己被人绑起来了。 心里猛然一惊,第一反应是自己被越南军队俘虏了。还没等他回过神,两名越南士兵就朝他走了过来。他抬头一看,发现竟然是两名越南女兵。 他刚准备开

  1979年,在对越反击战中,一位名叫黄干宗的普通后勤兵在昏迷中醒来。他想抬起手,却发现自己被人绑起来了。

  心里猛然一惊,第一反应是自己被越南军队俘虏了。还没等他回过神,两名越南士兵就朝他走了过来。他抬头一看,发现竟然是两名越南女兵。

  他刚准备开口质问对方,这两名女兵就率先开口了。她们用蹩脚的中国话告诉后勤兵,他已经被俘虏了,可是她们并不想伤害他。她们希望后勤兵能留下来,做她们的丈夫。

  黄干宗是土生土长的云南人,出生于和平年代的他,对战争的理解除了通过老一辈人的口口相传,还有小时候看的各种黑白电影。不过他这一代人,有不少在成年后,亲眼目睹了战争的血腥与残酷。

  当越南在打跑美国、侵入柬埔寨后,陷入了“自我感觉良好”的痴梦中,开始把目光投向了当初帮助他们赶走美军的中国。

  越南在其国内实行丧心病狂的排华政策,在越华侨因此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甚至还出现了伤亡情况。

  不仅如此,越南还频繁骚扰我国边境,给边境人民带来了生命财产安全。此时的越南,已经从被侵略者,转变为侵略者。

  中国始终坚持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”,虽然曾经为了帮助越南击退侵略者、实现统一,一共提供了大约203.6845亿元的援助。但是如今越南翻脸不认人,中国只好立刻开展对越反击战。

  就这样,黄干宗因为对越反击战,而得以亲身经历战争。年轻的黄干宗和不少同龄人一样,虽然在对越反击战开始时他已经娶了妻子,可他依然怀着保家卫国的满腔热血报名参军。

  后勤部队的战士虽然在装备的各方面,和一般战士有些差距,却是军队中重要的大动脉,因此经常会遭遇敌人的偷袭。

  这天,黄干宗和往常一样,跟着部队前去输送物资补给。突然,一阵枪炮声响起,埋伏已久的越南部队从暗处发起偷袭。

  一时间四周充斥着枪林弹雨,黄干宗的部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有几名负责护卫的战士就这么倒在了敌人的冷枪下。其余的战士很快反应过来,立刻掩护黄干宗等人撤退。

  由于天黑,外加丛林密集,黄干宗不小心和队伍走散了。当他继续往营地方向走的时候,突然脑后感觉被人猛击了一下,双眼一黑昏迷了过去。

  当他醒来后,就有了开头的那段场景,他没有想到自己稀里糊涂被两名越南女兵俘虏,更没想到这两个越南女兵竟然让他做自己的丈夫。

  好奇心驱使黄干宗进一步询问,经过一段夹杂着用手比划的交流后,黄干宗又获得了一些信息:这两名越南女兵是逃兵,一个名叫黎氏萍,另一个名叫阮氏英。

  可是她们中的不少人,其实并不想打仗,她们舍不得家乡,舍不得家人。这两名越南女兵,正是这些可怜人的缩影。

  黎氏萍和阮氏英既然做了逃兵,就无法再回到部队,更何况厌倦战者的她们也不想回部队打仗。

  可是家她们也不能回,因为万一被发现,家人也要被牵连。只好躲在深山野林中,等待战争结束的那天到来。

  山林里环境复杂,不光一日三餐是个难以解决的大问题,四周还有蛇虫野兽环伺。她们虽然手里有武器,受过一些训练,可要长期生存下去依然十分危险。

  黄干宗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乐意,家乡还有妻子和家人等他回去,怎么可能留下来做黎氏萍和阮氏英的丈夫。

  不过黄干宗看着面前的两人,感觉自己逃跑的几率不大。她们俩多半受过一定的军事训练,而且手上还拿着武器。

  一个他应付起来尚且有点难度,更何况是两个人。黄干宗知道,自己眼下只能智取。

  他思索了一番后,勉为其难地对两名女兵说:“好吧,我答应你们,我就留下来帮忙吧......”黎氏萍和阮氏英看他态度很真诚,也自觉有些强人所难了。

  既然黄干宗愿意帮助自己,也算是达到目的了。于是三个人约定好,在深山野林里一起生存下去。

  虽然黄干宗逃过一死,但是黎氏萍和阮氏英一开始并不放心他,用绳索让他不能大幅度活动,并且几乎时时刻刻都在监视着他。如果黄干宗有逃跑的迹象,就立刻用枪威胁他。

  在黎氏萍和阮氏英的监视下,黄干宗跟她们一起搭了一个简陋的小木屋,勉强能够起到遮风挡雨的作用,不至于被雨淋出病。

  黄干宗平常也会跟着她们一起,四处搜寻食物和可以饮用的水。食物他们除了野果野菜外,有时也会用捕兔钓鱼。

  但是大的动物他们基本不碰,因为做陷阱非常耗费体力和材料,同时也危险。用枪方便但是子弹用一发少一发,而且容易引来越南部队。

  相较于食物来说,水源是一个更棘手的问题。当时的越南部队为了打赢我军,想出个丧尽天良的歪主意:在水中下毒。

  黄干宗三人也不敢轻易去河边取水饮用,他们除了在小房子旁制作简易的储雨工具外,也会去一些有动物活动的河流取水,因为那种水源被下毒的可能性很低,烧完饮用问题不大。

  期间由于朝夕相处,患难与共的三个人没有刚开始那么生疏了,变得越加深厚,甚至三人还有了2个女儿。

  而且这么多年下来,他已经完全适应和习惯了这里的生活,虽然过得跟野人差不多,但是他却感觉越来越安逸。

  1992年的一天,黄干宗在寻找食物的时候,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瓶子,他捡起瓶子一看,上面是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汉字,仔细辨认后他发现,上面写着“万力啤酒”四个字。

  黄干宗看着这个瓶子,陷入了沉思。虽然他不知道此时此刻到底是几几年,但是他知道有中国人来过这里。

  再加上他发现附近很久没有响起过枪炮声了,于是他判断战事很可能已经结束了。

  慢慢地他感觉到心中又逐渐泛起了一丝波澜,他知道自己终究不是属于这里的,他属于远在云南的家人。怀着对家乡强烈的思念,黄干宗开始准备回家的计划。

  虽然能回家了,但是黄干宗知道自己没办法带黎氏萍两人走,因为黄干宗之前也曾尝试过劝说她们,带着孩子跟他一起回中国,可两人死活不愿意。

  因为她们也有家乡、有家人,再加上越南入侵中国,她们害怕跟着黄干宗回国后会遭到一些人的敌视。

  并且当黎氏萍两人察觉到黄干宗的去意时,变得紧张和急躁了起来,她们舍不得黄干宗,甚至准备把他重新绑起来,以免他逃跑。

  虽然这么做有些过分,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,黎氏萍和阮氏英早已把黄干宗当成不可或缺的家人了,她们宁愿把黄干宗绑起来,也不愿让他离开自己。

  对于不同国籍的人来说,这种矛盾是无法调和的,双方也很难让步。如果硬拉着黎氏萍两人回国,对她们和她们的家人来说也是残酷的。因此,黄干宗决定自己回国。

  几天后,黄干宗借着外出寻找食物的契机,朝着自己印象中家乡的方向逃跑。过了整整三天三夜后,他终于通过了中越边境。

  当人们发现他的时候,一度以为他是山里跑出来的野人。因为他蓬头垢面、衣不蔽体,头发和胡子覆盖了大半张脸。

  当黄干宗激动地说出“终于回家了!”后,人们才知道原来眼前的是自己的同胞兄弟。在好心人的帮助下,黄干宗刮了胡子,也穿上了干净的衣服,最终回到了云南老家。当

  妻子和家人们看到他后,愣了半晌后才反应过来,苦苦思念13年的黄干宗终于回家了。在此之前,他们以为黄干宗已经牺牲了。

  这13年黄干宗不在家的时候,妻子替他照顾着父母,一个人撑起了一个家。黄干宗看着变得憔悴的妻子,心里充满了感激与愧疚。

  一家人紧紧拥抱在一起,仿佛想确认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是否真实。等情绪平复了一些后,黄干宗把这13年的遭遇跟家人讲述了一番,提到黎氏萍两人和孩子,他的眼里满是担忧与内疚。

  通情达理的妻子听完他的经历,并没有感到愤怒,她明白丈夫心里的想法,也理解丈夫的做法。同时作为女人,她也理解和同情黎氏萍和阮氏英。

  回家后的黄干宗,在边境附近开店当了老板,日子不算特别富裕,却衣食无忧。最关键的,他回到了家人身边。

  虽然回家了,但他心里一直放不下黎氏萍两人和女儿们。他尝试过寻找她们的下落,却始终没有消息。也许,她们和孩子已经回到了家乡,与她们的家人重逢了吧。

  对于黄干宗来说,他与黎氏萍两人的相遇,注定是要遗憾收场的。他们都有各自的家乡和家人,黄干宗必定要面对这个两难境地。

  无论当初做了怎样的选择,如今的他也必然会因遗憾而愧疚自责。如果没有战争,他和她们也不会相遇,那时三人应该都陪伴在各自的家人身边,幸福地走完一生吧。